• 棋牌游戏平台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恋老小说

修车老人

时间:2019-05-25 19:19:39   作者:不详   来源:来自网络   阅读:26567   评论:0
  带着几分失落,带着几分无聊,我一个人走在黄昏的街上。到这个北方小城已经一个多月了,几个同学、老友处该去的也都去过了,他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了。而我仍是一个人这麽地走着。看着夕阳将人影长长地拖在地上,心不由得往下沉,我不喜欢这时间,虽前人说过「夕阳无限好」,但竟近黄昏。 忽在街头看到在路边搭设的彩条布棚子边有一个修自行车的老人,大约有六十多岁,灰白的头髮,一脸慈祥,胖胖的身材,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老头衫,下身穿着黑色的灯笼裤,脚上穿着一双很旧圆口布鞋,我的脚如同给粘住了一样,再也无法挪用动。我不知什麽时候开始有这种习惯,喜欢一些上年纪的老人,而这位老人正是我心目中的哪种,我能不动心吗。我走过去,在他身边蹲下来,一边看着他熟练地扒轮子补胎,一边不停地打量着他的身体和他的修车棚。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棚子,裡边用木板支着一个单人床,上边铺着一个凉席,放着一床薄被子。他的个子不高,不超过一米七,但身材很好,肚子圆圆的,皮肤很好,我想手感一定不错。他蹲着,鬆紧带的灯笼裤有些下滑,背后身体露出了一大块。我感到他好像没有穿内裤,真想在他的身上摸一把,但没有机会。 他注意到我一直在这儿,问有没有什麽事,我笑笑说「随便看看」转身离去,心中盘算着如何将他抱到怀中。 我在周围转了有一个多小时,看看天色已晚,路灯亮起,再回到他的修车棚旁。 他一个人坐在哪裡,摇着扇子,正在乘凉。我走到他身旁和他聊了起来。经瞭解我知道他和老伴生活在一起,已经68了,长期一个人吃住在修车棚裡,饭是由老伴做好送来,每天挣得的钱,由老伴在黄昏取走,以防被盗…… 我问他长期在这儿,在性方面有要求时如何解决,他笑着说:老了,不想就起不来,实在想弄时,在老婆来的时候压在棚子裡放一下,再一、二十天都有不想。他说目前他已有二十多天没弄老婆了。 我笑着说:「说到这我都硬了」。 他说「你还年轻,你看我一点也没反应」。我顺势到他跟前,隔着裤子将他的根抓在手裡。他的东西不大,也没有硬,我抓住大套弄了几下,似乎有点儿变化。我一时激动,便将手伸进他的裤子裡,玩了起来。 他果然没有穿内裤,老枪在我手中一点点儿胀起来,他有点不好意思,忙将我手拦住,说「再弄我就该出来了,看路边来人了。」 我将手从他的裤裆拿开,继续和他聊着。 我们在一起谈了很久,不觉路上行人少起来。因为夜间生意清澹,他也没有接灯,我们就这麽谈着从他的身世谈到解放前,谈到他不成器的儿子和处境……

  路灯从树叶中间撒下,在地上落下一块块斑驳的影子。偶儿有车从远处来,灯光由远到近,很快消失向远方逝去。

  他站起身来,放鬆了一下,说「可能十点多了吧,这麽一天真有点累,你也早早回去休息吧」边说边走进车棚,脱了鞋,在床上躺了下来。

  我看了一下表还不到十点钟,就告诉了他,跟着他到他的床前,在床沿上坐了下来。他和蔼可亲的面容,胖胖的身材,白色的老头衫和黑的灯笼裤,和那双虽说有点旧的圆口布鞋,真令我无法自已,说实话,我心中很激动,感到自己的声音似乎都在发抖。

  他说「那你见谅,我躺一会。」

  我忙说:「你躺着,我在这儿再呆会,反正回去也没事」心中庆幸他没有赶我走。

  他合着眼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我将手放在他的肚子上,老人皮肤的鬆弛让我觉得手感很好,我轻轻地抚摸了一下,他没有说什麽。我将手放到他的大腿上,慢慢到他的命根。他没有穿内裤,透过棉绸的灯笼裤裡边的东西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。我的手在他的命根上抚摸着。也许是长时间没有人抚摸的吧,他没有制止。我胆子更大了,我一边听着周围的响动,一边将他的裤子往下退去。

  他说「老了,动那干啥呀」但还是很配合地抬起了屁股,以便我将裤子拉下来。藉着路灯的光亮,我看到在他稀疏的阴毛有点灰白,阴茎小小的,龟头被在包皮中如同一个小孩,无力地躺在一堆乱草中。

  我将他的根抓在手中,笑着说「就你这点东西还说弄过多少女人,连起来可能都不行了」。他说「只要将女人往怀中一抱就起来了,起来了也不小」。我抓住他的根一下下地套弄着,很快在我的手中大了起来,在草丛中歪着,到后来竟也和我的差不多。他有点包头,我将他的包皮拉起,他的龟头不大,阴茎则抬起头来。我给予他手淫着,他满足地躺在那儿,一会儿他不停地往上顶,但终于也没射出来,只有一些前列腺液。他说「老了,老了」,我将手在他的床单上擦了擦。看他的阴茎慢慢地萎缩下去。我将他的老头衫撩起来,很细心地摸着,真想将他拥在怀裡。

  我勐然听到有脚步声由远到近,忙帮他提好裤子,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继续和他聊天。一个人影从门口走过,脚步声渐渐逝去。

  我将我放在他的肚子上、大腿上抚摸,将我多年来一直的嚮往在细细地品味着。我抚摸着那张让我心动的脸,鬍子从鬆弛的皮肤中长出来有两三毫米,柔柔的,又有一点刺,心中很是快意。我正准备低头去吻他那张脸,忽听有说话声传来,忙又坐到他床边。

  「这老头可能睡了,喊一下」两个学生模样的人走到门口,喊「修自行车」「修自行车」,他起身走到外面,我看看时间已过了十点半,即起身告辞。(2015-03-24 20:45:29

标签:起来  没有  灯笼裤  老头衫  车棚  
上一篇:老马和他的小徒弟
下一篇:岳父张挺之
相关文章

八爷社区 - 好书与您共享!
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,版权为原作者所有,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。